首    页
  走进江波
  新闻中心
  产品中心
  营销中心
  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公立医院改革序幕拉开 探索临床路径成首要任务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虽然卫生部关于公立医院改革的指导意见尚未出台,但公立医院改革的序幕已经悄然拉开。

  记者获悉,卫生部已于近日确定了全国12个省市的50家三级医院作为试点,先行探索22个专业112个病种的临床路径管理,用2年的时间建立起一套适合中国情况的临床路径实施和监管体系。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认为,临床路径这一国际通行的技术管理手段,其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规范诊疗行为,提高医疗质量,保障医疗安全,为民众提供安全、有效、价宜的医疗服务”,而这正是公立医院改革对公众的承诺。

   根据医改时间表,2010年是公立医院改革“三年试点期”的中间一年。临床路径试点事实上已成为公立医院改革又一个战役的“冲锋号”。

  50家医院试点

  业内人士介绍,临床路径始于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是针对特定的疾病或情况,经最佳时间排序的规范诊疗项目。它为医生列出了临床诊断和治疗的规范路径,是目前国际临床医疗质量控制的有效措施。

  在中国,这项工作是由医院自己最早实践的。“当时患者普遍认为医院用药不合理,滥做检查。”南京市医院协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记者,这是他以前所在医院搞临床路径的初衷。

  但这种技术手段同时也大力促进了诊疗的规范化。“比如中国的医生很喜欢用抗生素。”该人士说,临床路径可以敦促医护人员采用对病人最有利的诊疗手段和用药方案,提高了医疗服务的质量。

  廖新波认为,我们大部分地区的医院不存在滥检查,而是存在服务不足和安全隐患,因此必须通过规范医生的医疗行为来加以校正,“安全是最基本的要求,质量是更高层次。”他说。

  卫生部开展此次试点,就是要探索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临床路径管理制度、工作模式、运行机制以及质量评估和持续改进体系,为在全国范围内的推广提供实践依据;同时对已颁布实施的112种临床路径的科学性、规范性、先进性和可操作性进行论证和进一步完善。

  12个试点省市的选择兼顾了东、中、西的地区分布,河南、甘肃、四川、贵州和云南五个试点省份都来自中西部。但试点医院数量的分布,显然偏重于东部沿海省份,其中仅北京7家、上海6家、江苏5家、广东6家,就占去了试点医院总数的一半。

  据了解,卫生部将在今年10—11月份组织试点情况的中期评估,到2011年年末,也就是公立医院改革三年试点期的收尾阶段,将对试点工作进行评估总结,同时部署临床路径管理的推广等工作。

  山东济宁医院试验

  在全国临床路径动员大会上,山东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介绍了典型经验。作为最早一批实践者,他们自2004年4月开始推出临床路径,各个病种用哪种药,做哪些检查项目,都有详尽的管理和规定,医生无权擅自修改。

  该院先从心胸外科试点,实施临床路径单病种管理,对69个病种实行了限价。目前限价病种已经拓展为128种,几乎囊括了大部分常见病和多发病。

  济宁附院的主要做法就是限制过度诊疗和限制所谓的“特价药”。济宁附院院长武为华认为,医院是靠临床经验和医术为病人看病,而不能完全依靠医疗器械检查,否则就是不负责任。对于能够确诊的病情,济宁附院坚决不再进行器械重复性检查。

  廖新波认为,上述措施能够凸显医护人员的劳动价值,符合公立医院改革要摆脱“以药养医”、体现医疗技术和医疗服务价值的大方向。

  根据该院设定的临床路径,医生无权擅自选药,这就从根本上断了从医药代表那里拿“回扣”的后路。那些靠更换名称、改变剂型抬高价位的所谓“新药特药”,也进不了医院。

  院方提供的数据显示,改革为病人降低了大额费用。仅2004年4月到8月间,心胸外科两种先天性心脏病的人均手术及出院费用从上年同期的17580元降低到10609元,降幅为40%;其中手术材料费由7399元降到3815元,降幅为48%;麻醉材料由1423元降到572元,降幅达59%;药品费由1825元降到1015元,降幅为44%。

  除了心脏病患者,2004年,济宁附院共收治单病种限价病人2113人,平均每人住院费用3609元,比实行限价前同类病人费用降低1801元,降幅达到33.3%。

  医药收入减少对患者是福音,但医院实施临床路径的动力何在?“提高了医疗服务的效率和质量”,南京鼓楼医院医务处处长兰青介绍,鼓楼医院(试点前卫生部曾摸底调研过)实施临床路径管理也已有三年,平均住院天数减少了1—2天,单个床位的收入反而是提高的。

  廖新波认为,对于具体的医院,临床路径的实施有可能使其收入出现增减,尤其是本来设备多、检查复杂的大医院。但对整个社会而言,医药费用将趋于合理。临床路径说到底就是要解决“合理诊治”的问题。

  他意味深长地说:“公立医院的改革关键在于政府的决心,抓手在于补偿与监管。”




点击次数:6005  录入时间:2010-1-14 12:4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