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走进江波
  新闻中心
  产品中心
  营销中心
  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公立医院改革挂出路线图 社会资本参股不可控股

                                                                          来源:经济参考报

      自2月初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后,卫生部等五部委于2月23日正式发布了该指导意见。至此,被看成是新医改进程里重中之重的公立医院改革“路线图”正式呈现在了公众面前。

  早前,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新医疗体制改革的成败关键取决于公立医院改革的结果。在基本药物目录公布、资产重组等因素的联合推动下,先是医药指数在去年11月中旬顺利突破前期最高点,成为自大盘下跌以来最先收复失地的行业;而后政策方面对资本门槛的放宽,也无疑为整个医药市场注入了新鲜的力量。

  随着《指导意见》的正式出台以及各试点改革工作步入正轨,医药行业在未来的发展趋势正渐渐明朗起来。

  聚焦 试点城市名单揭晓,方案灵活方向明确

  23日,卫生部、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办公室在新发布的《关于确定公立医院改革国家联系试点城市及有关工作的通知》中公布了16个试点城市的名单,其中包括东、中部的各六个城市及西部四个城市。

  《通知》指出,各国家联系试点城市要按要求,针对本地公立医院的突出问题,结合本地工作基础和环境条件,制定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实施方案。既可以推进综合改革,也可以重点突破个别或若干关键环节;既可以在全市范围内县级(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开展试点,也可以选取部分有代表性的公立医院进行试点。

  而与月初原则上通过的《指导意见》相比,此次正式出台的版本包括四个部分共十八条,并明确了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总体目标等内容。九项试点的主要内容为:一是完善公立医院服务体系,加强公立医院规划和调控,优化公立医院结构布局,建立公立医院之间、公立医院与城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分工协作机制;二是改革公立医院管理体制,明确各级政府举办公立医院的职责,积极探索管办分开的有效形式,逐步实现公立医院统一管理,建立协调、统一、高效的公立医院管理体制;三是改革公立医院法人治理机制,明确政府办医主体,科学界定所有者和管理者责权,探索建立以理事会等为核心的多种形式的公立医院法人治理结构,制定公立医院院长任职资格、选拔任用等方面的管理制度,探索建立医院院长激励约束机制;四是改革公立医院内部运行机制,完善医院内部决策执行机制和财务会计管理制度,深化公立医院人事制度改革,完善分配激励机制;五是改革公立医院补偿机制,合理调整医药价格,逐步取消药品加成政策,加大政府投入,实现由服务收费和政府补助两个渠道补偿,完善医疗保障支付制度;六是加强公立医院管理,确保医疗安全,提高医疗服务质量,改善医院服务;七是改革公立医院监管机制,加强公立医院医疗服务安全质量监管和经济运行监管,充分发挥社会各方面对公立医院的监督作用;八是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开展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九是加快推进多元化办医格局,鼓励、支持和引导社会资本发展医疗卫生事业,鼓励社会力量举办非营利性医院。

  哈尔滨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杜乐勋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尽管社会上普遍看重公立医院改革进程中降药价等具有直接利益影响的内容,但其实《指导意见》中的每个细节都关系着改革整体的成败,也值得各界关注与跟进。杜乐勋还指出,尽管《指导意见》只是在方向上明确了一个范围,并没有实际约束效力,但这正是为了避免让整个公立医院改制变得过于模式化。“因地制宜,才能更加灵活的把总体的指导精神应用到各地的医改当中,”杜乐勋说。

  聚焦 新医改或可重塑全行业,医药分开利好相关领域

  此前,基本药物目录制度的执行在加速了一些中小企业被兼并、整合进程的同时,也使得那些进入国家药物目录的企业不得不快马加鞭扩大产能,满足即将到来的爆发式市场需求。月初,随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公立医院改革正式破冰。尽管有专家曾表示,由于试点范围有限以及不容忽视并有待实践的一些细节问题,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所带来的冲击在今后一到两年内对行业的整体格局不会产生实质影响。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从长期来看,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经验有可能将逐步改变医药行业的传统布局和规则。

  这其中,由作为公立医院改革亮点之一的取消药品加成所引发的变局,无疑成为了与患者和医院利益关系最为密切的一个环节。不难预想,随着试点医院逐步摆脱对药品收入的依赖,其对药品价格也将变得不敏感。同时,基本药物目录品种和国产廉价药都会面临不少市场份额提升的机遇,基本药物目录品种在大医院的使用份额更会有显著提升。有分析人士指出,不排除改革试点期间全国医院药品市场有加速扩容的可能。

  另一方面,根据政府向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提供的补偿方案来看,补偿标准是通过每家医院的合理收入和支出来拟定,因此也有分析猜测,医院从自身利益出发可能会由于增加收入基数而催生医院用药市场在2010年出现高增长的局面。这也意味着面向医院的药品生产企业,其销售收入面临提高的可能,并且普药、专科药都有受益机会。此外,若取消药品加成且补偿到位,外企原研药失去了价格加成给医院带来利润的优势,其销售份额下降幅度无疑将变得明显,这也将有利于国产仿制药和仿创药企业抢占市场,而这对于行业企业显然也是普遍利好的。

  除了我国药企自身受益外,在取消药品加成的政策驱动下不少投资顾问也纷纷表示看好医疗服务行业在未来面对的机遇。由于药品加成向来在很大程度上支撑着我国公立医院的收入,仅依靠政府财政进行这一部分收入缺口的补贴并不能完全缓解医院财政系统可能面临的压力,因此依靠医疗服务收费无疑将成为试点医院获益的重要途径,而这对于以生产医疗诊断试剂的生产商来说将构成长期利好。

  聚焦医疗资本门槛放宽,体制仍是较大约束

  除了逐步取消药品加成外,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多元化办医等改革内容也吸引了大量业内人士和投资者的关注。目前我国96%的医院是公立医院,集中了最优质的医疗卫生资源。有业内专家指出,我国公立医院改革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如何理顺当前的管理体制。一位公立医院改革试点范围内的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虽然政策方面对社会资本进入公立医疗服务领域提供了很大的支持,但若真的实现事业单位的人员管理与股份制企业的对接,其难度“无法比拟”。

  记者了解到,在一些的试点地区中,尽管政府鼓励社会资本兴建盈利性医院,也欢迎它们进入现有的公立医院,但对于后一种方式,目前的民营资本并不能控股,只能参股。但上海市卫生局局长徐建光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今后上海不仅鼓励民资控股,还要鼓励并发展由社会资本控股的非营利医院。前提是,第一,保证有足够多的基本医疗满足百姓需要;第二,国有资产不流失。杜乐勋认为,随着更多民营资本进入医疗产业,私立及专科医疗机构或将有更多机会通过提高服务和硬件设备水平来抢占市场。但目前的资本市场上,投资者们还是把大部分精力投放在公立医院之中。

  此外,杜乐勋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公立医院改革在强调“医药分开”的同时也在进一步推进“管办分离”。尽管《指导意见》刚刚出台,但杜乐勋表示,在各地早已开始的一些尝试中不乏一些突破性的亮点。比如深圳市的卫生行政部门已不再直接插手公立医院,而是通过委托管理等方式,逐步将公立医院移交医院管理组织进行自主经营管理。据了解,广东省最近出台了《关于加快广东省民营医疗机构发展的意见》,而一些企业和行业办的公立医院已被改制成民营医院并已进行市场化运作。

  杜乐勋表示,医改最终的目标是缓解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而不是非让患者去公立医院看病不可。所以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让患者有更多的选择,这是医改的一个重要目标。




点击次数:5864  录入时间:2010-2-24 11:32:02